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独家】*ST凯迪想要加快司法重整,但不想解决实控人资金占用问题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08 14:01

昔日“生物质能第一股”*ST凯迪(000939.SZ)被暂停上市后,司法重整之路成为这家公司最后的“救命稻草”。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从一名接近*ST凯迪高层的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ST凯迪向武汉市地方金融工作局(下称武汉市金融局)提请了一份《关于请求加快司法重整推进工作及恢复企业生产的紧急请示报告》(下称《报告》)。《报告》称,公司的司法重整申请递交至今已近2个月,仍未得到最高人民法院同意立案受理的通知决定,原因系证券监管部门尚未作出支持重整的肯定意见,而是要求以解决关联方资金占用并进行追责程序作为前置条件。

这位知情人士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上述《报告》只代表陈义龙个人意见。至于大股东巨额资金占用的解决方案,《报告》只字未提。

此前,监管层认定实控人陈义龙及其背后的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凯迪)对*ST凯迪存在巨额资金占用问题。然而,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实控人陈义龙则通过调账等方式让这笔巨额资金占用蹊跷归零,这一神操作让人们大跌眼镜。如今,留给*ST凯迪的时间已经不多,陈义龙否认对上市公司资金的巨额占用,成为横亘在*ST凯迪重整之路上的一块巨石。

界面新闻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武汉市金融局相关负责人,该名负责人表示,武汉市政府一直支持上市公司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推进债务化解和债权人、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而司法重整的具体前提和进度则由证监会和最高院共同决定。

谁能拯救*ST凯迪?

4月29日,*ST凯迪交上了一份非标的连自家董事都否定的年度报告。随即,因连续两年被出具非标准财务报表审计报告,*ST凯迪被暂停上市。

据*ST凯迪7月14日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亿元至-10.5亿元,成为目前两市的“预亏损王”。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实控人陈义龙及其背后的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凯迪)曾承认对*ST凯迪的巨额资金占用逾35亿元,后面在2018年年报中又“否认”了。而根据交易所向*ST凯迪下发的《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ST凯迪存在以下两笔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一是关联方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盈长江)未及时支付业绩补偿款,中盈长江尚未支付的业绩补偿款1.74亿元构成对*ST凯迪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关联方武汉金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湖科技)对*ST凯迪子公司格薪源进行减资,金湖科技委托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凯迪工程)代收2.94亿元减资款后,却并未办理工商变更等手续,形成对*ST凯迪2.94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7月30日晚间,*ST凯迪披露公告称,截至当日,公司共有28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92.86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1392.34万元。在账户被冻结事项解除之前,尚不排除后续公司其他账户资金被冻结的情况发生。

在实控人资金占用问题未解决,公司财报被出具非标意见,同时面临巨额债务及诉讼的多重压力下,*ST凯迪早已到了退市边缘。能否通过司法重整之路在2019年成功扭亏,成为*ST凯迪最终会否走向退市的关键,也是众多债权人和股东最后的“救命稻草”。

前述《报告》称,*ST凯迪股东大会于2019年5月21日经审议通过了尽快启动司法重整解决债务危机的议案,并于5月31日正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重整申请书》以及各项材料,并请求武汉市人民政府牵头成立清算组并担任重整管理人。武汉市金融局曾告知上市公司,目前已成立清算组,中介机构已全面开展清产核资、法律调查等各项重整工作,*ST凯迪全面准备公司恢复生产。但重整申请递交至今已近2个月,公司仍未得到最高人民法院同意立案受理的通知决定。

在上述《报告》中,*ST凯迪将重整立案工作面临的主要问题归咎于证券监管部门的不支持。

《报告》称,按照证券监管部门行政程序规定,任何涉嫌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的处理均需上市公司、关联方与证券交易所、证券监管部门通过行政听证、复议甚至诉讼后方能作出最终生效认定。如证券监管部门以*ST凯迪解决关联方占用并完成追责作为重整启动的前提,公司2019年完成重整、扭亏为盈以实现上市公司保壳目标势必难以实现,这将立即导致公司退市局面、加剧债务危机处理困境。

退市危机加剧

在*ST凯迪现任高管看来,“先支持重组、再解决占用”因具备法律支持而理所应当。

上述《报告》表示,根据我国关于企业破产重整的法律法规及实践惯例,没有任何规定将关联方占用问题的解决作为重整启动的前置条件。*ST凯迪引据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3月《关于审理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条,关于上市公司破产重整计划草案的相关规定,如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在上市公司破产重整程序前存在违规占用、担保等行为,该等事项的处理应在重整计划草案中予以调整。

对此,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认为,相关法律法规确实未规定上市公司重整启动的前置条件是解决占用,但*ST凯迪关联方占用案件对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存在严重侵害,证监会同意重整的前提应该是看到*ST凯迪提出一个具有保证性的投资者保护方案。

目前*ST凯迪针对制定投资者保护方案有何推进,针对以上事宜,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ST凯迪董秘办现任负责人范亚平,对方均未接听。

在各方利益的博弈中,*ST凯迪能顺利完成保壳的时间所剩无几,退市恐成定局。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6月14日,武汉市政府召开了研究凯迪生态司法重整有关工作的专题会议,银保监局、证监局、武汉市地方金融局、市委宣传部等部门共同协调推进*ST凯迪司法重组进程。

据上述专题会议记录显示,武汉市金融局表示,*ST凯迪大股东占款,关系到证监会的重整审批、重整方案的制定、战投的进入,该问题需要快速并妥善解决。同时,*ST凯迪的保壳难度不断加大,若7月底得不到证监会的批准,公司保壳要求的2019年净资产和净利润为正的问题很难解决。

据武汉市金融局意见,在大股东占款问题的解决进程中,凯迪生态实控人陈义龙的配合存在问题。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湖北证监局稽查部门、武汉市经侦部门、金杜律师事务所、天职会计师事务所,都已进场*ST凯迪,成立“重整领导小组和清算组及维稳组”,整体推动解决上市公司重整问题。

事实上,证券监管部门此前已对*ST凯迪的巨额资金占用问题作出明确处理。据界面新闻此前独家报道,5月14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ST凯迪下发《违规行为核查通知书》称,因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多笔违规使用募集资金等情形,*ST凯迪、阳光凯迪、阳光凯迪控制下的凯迪工程、*ST凯迪股东金湖科技涉嫌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多位董监高对*ST凯迪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不仅如此,在暂停上市期间,*ST凯迪仍不断曝出重大利空。5月6日,该公司公告称证监会去年对公司的立案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论,公司已收到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证监会拟决定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其他相关责任人也被相应处罚。同日,*ST凯迪披露另一则公告称,公司于今年4月30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相关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旧案结束便再添新案,风波中的*ST凯迪人事动荡加剧,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13名*ST凯迪高管先后离职。

上一篇:在日留学生日本就业东高西低 关西企业欲追平差距

下一篇:儿童电话手表 给你的孩子安置一份随身保险